首页 紫砂杂谈文章正文

苏轼如何评价用于煮水的石銚壶

紫砂杂谈 2024年04月29日 15:43 184 紫砂天下

苏轼如何评价用于煮水的石銚壶

周種是经苏轼举荐调为郓州教授的,苏轼对周僮赠送的“石銚”赞赏有加。我们从苏轼的《谢周仁熟惠石銚》中,看到了他对“石銚”的兴奋: “铜腥铁涩石宜泉,爱此苍然深且宽……自古函牛多折足,要知无脚是轻安。”苏轼说:煮水之器,铜制则腥,铁制则涩,石质的才“宜泉”,青黑色的这把煮水壶“深且宽”,容水多……造型上大腹无脚,不像铠甲护身的函牛,头重脚轻,作战时常失蹄折足, “无脚”才会稳定。

不久,在“元佑党争”中,周種上疏说“乞以安石配享神宗”,意思是说王安石可与宋神宗相提并论,可配神庙。此论一出,满朝愕其“大不敬”,周種受朝廷处分了。苏轼因举荐过周種,只能“两疏自劾谬举”,在庙堂之上附和了司马光一派的攻讦。之后,苏轼陷入十分困顿的境地,一贬再贬,流徙于惠州、海南等地,但他仍舍不得将周種赠给的煮水石銚丢弃,一直带在身边使用,并作《试院煎茶》诗,表述了自己使用石銚的感觉:“蟹眼已过鱼眼生,飕飕欲作松风鸣。蒙茸出磨细珠落,眩转绕瓯飞雪轻。银瓶泻汤夸第二,未舞恩时识古人煎水意。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,贵从活火发新泉。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,定州花瓷琢红玉。我今贫病常苦用门亦饥、分无玉碗捧蛾眉。且学公家作茗饮,砖炉石銚行相随。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干卷,但愿—瓯常及睡足日高时。”《试院煎茶》写出了茶与火,火与水的关系。宋、庞元英的《谈薮》说: “俗以汤之未滚者为‘盲汤’,初滚

者为‘蟹眼’,渐大者曰‘鱼眼’”。讲究饮茶的古人认为,沏茶的水,若是煮过了头,就“老”了,用这样的水煎出的茶,口味差。诗中的“活火”,就是不停地摇动扇子,使炭火得到充分燃烧。全诗的意思是:水沸腾了,沸腾的水泡由蟹眼状变化成鱼眼形,水沸腾了,飕飕有声,像风吹松林、松涛声声。把磨好的白毫茶倒向碗里,粉末如细珠纷纷落下,拌成的茶汤在碗里旋转,上面飘着白色的饽沫。有人夸赞银制的煮水瓶,说是排名第二,他完全不懂古人“煎水不煎茶”的意思。想想从前的李约,待客时都是亲自煎水,他看重新鲜的泉水,并且是“缓火炙,活火煎”。

再想想今世的潞国公文彦博,他煎茶采用四川方法,用的是湖北定州窑烧的红玉瓷器。我现在贫寒多病,常遭饥饿磨难,无缘享受美女捧玉碗为我奉茶。暂且学

习大众的饮茶之法,把烧炭火的炉子和有柄、有嘴的煮水石銚,随身携带。不需像卢仝那样“有文字五千卷”的满腹学问,只要常有一瓯茶,能吃饱睡足到红日高升。

免费试用:加微信 agg484 免费赠送紫砂杯试用。>>点击快速领取<<

紫砂壶-紫砂天下官网江苏宜兴丁蜀人家网站地图 豫ICP备20023829号-2